吞下他的大东西 军婚H边走边做

品牌标识 2021-10-29 17:09
白晚刚准备出门的时候,丁欢叫住她,“白晚姐,一起去吃饭吧?”

“今天不行,我约了人。”白晚抱歉地说。

丁欢好奇地问,“白晚姐是去约会吗?”

“呃……”白晚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定位自己和岳宇的关系,有些语塞。

丁欢已经捂嘴偷笑起来,一副‘我懂我懂’的神情,走开了。

白晚也懒得再解释,拎包出门。

丁欢刚走进员工食堂,没想到竟然遇见了江书墨和宋秘书,怔了怔。

她来公司的时间不长,也不算短,从来没见总裁来员工食堂吃过饭,今天还是第一次。

江书墨的目光不露声色地在她身边扫了一圈,丁欢已经主动上前打招呼,“姐夫!”

江书墨点点头,“怎么一个人下来吃饭?是不是办公室的同事因为你和我的关系,不敢接近你?”

丁欢连忙说,“没有没有,我和大家相处得挺好的!同事们都很好!我刚刚在等白晚姐,所以其他人先下来了。可是白晚姐有约会出去了,所以我才一个人下来……”

丁欢没注意到他的目光暗沉了一瞬,等她说完,江书墨扯了扯嘴角,“好,那你慢慢吃。”

然后大步离开了员工食堂。

丁欢诧异地望着他的背影,难道总裁不是过来吃饭,只是考察一下食堂,体恤民情?

……

白晚连工作服都没换,打算跟对方见一面就回公司,所以没有一起吃饭的必要。

落地窗前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,穿着深色的西装,长相普通,倒也文质彬彬。

白晚看着他有些眼熟的眼镜,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儿子选中他的原因,该不会是因为他和左尧都戴着一副很像的眼镜吧?

她知道儿子喜欢左尧,从他出生到现在,自己身边出现过的男人,就只有左尧一个人,左尧从小就对他很好,儿子自然依赖他。

可是她和左尧……

“白小姐,你真人比照片中更漂亮。”岳宇含笑的声音打断了白晚的思绪。

白晚喝了口水,白皙的手指轻轻搭在杯身上,斟酌了一下,正准备开口,岳宇就又说,“你说的我都知道,但我并不介意你有孩子。我愿意和你一起抚养他。不瞒你说,我对白小姐可谓是一见钟情,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,我就觉得你是我今生要找的那个人……”

白晚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,尴尬地笑了笑。

除了这副眼镜,这人和左尧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。

左尧虽然也嘴上轻浮,但绝对不是会让人讨厌的那种,相反,他的话总是能让女孩子开心心动。

白晚又喝了几口水,掩饰自己的不耐烦,处于修养,没有打断他说话,好不容易等到他说完了,自己正要开口,身后响起一道冷然的声音,再次打断了她到嘴边的话。

“下午开会要用的资料,我已经放在你办公桌上了,四点前整理好拿给我。”

白晚诧异地回眸,江书墨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,一脸紧绷的不悦,宋秘书跟在他身后。

他淡淡地睨了岳宇一眼,而后丢下一句,“慢慢吃。”

说完,大步朝着包厢走去。

白晚头疼地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,出来吃个饭也能碰见他!

什么开会要用的资料,他就是故意折磨她的!

“刚刚那位是……白小姐的上司?”

“是啊,魔鬼上司!”白晚没好气地说完,抱歉地起身,“岳先生,你慢慢吃,我要回去工作了。今天的事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,虽然我一个人带着个孩子,但我真的没有相亲的打算!我一个人过得挺好的,岳先生还是另寻良缘吧,再见!”

白晚说完,留下一脸讶然的岳宇,拎包离开。

没想到刚进公司电梯,一道人影就跟了进来。

白晚看着突然出现在狭隘空间里的江书墨,愣了愣。

“江总,您这么快……就吃完了?”

江书墨冷冷地看着她,面色不善,幽深的眼神莫名有些凌厉。

白晚被他瞧得不自在,移开视线,冷不防听见他说,“你还真是缺不了男人啊,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相亲?”

“……”白晚选择装作没听见,跟他争辩这些莫须有的事,没意义!

然而江书墨见她不说话,只当她是默认了,眼中的火苗跳动得更烈。

他上前一步靠近她,白晚被他突然逼近的身体吓了一跳,后退一步,后背抵在冰凉的电梯墙壁上。

“跟左尧分手了?”

白晚感觉胸腔里的空气都比挤走了,呼吸困难,双手推攘着他的肩。

可非但没能将他推开,江书墨反而一点点靠得更近,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她身上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上。

“你走开!”白晚侧开头,咬牙道。

下颌一疼,便被他掰正了脸,迫使她面对着他。

江书墨冷然的眼眸望进她的眼中,淡淡说道,“我早跟你说过,左尧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他不过是一时新鲜玩玩你而已,还真以为他会为了你放弃国内的家业,跟你私奔?现在被人甩了,滋味怎么样?”

白晚用力攥紧手指,双眼一点点红了。她真想一拳朝着他这张可恶的脸挥过去,但她忍住了。

半晌,白晚终于挤出一抹笑容,挑衅地望着江书墨,一眨不眨,语气轻快,“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即使不能永远,也是快乐的!”

江书墨的脸瞬间黑了下去,电梯门在此刻开了,白晚用力推开了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即使不能永远,也是快乐的。

跟江书墨,即使今后都只能默默地放在心底,她也从没后悔喜欢过他!

回到办公室,却并没在办公桌上看见江书墨所谓的资料。

她想去问问他,还没起身,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就匆匆进来了。

“特大新闻!咱们总助办待会儿有新人空降
白晚心不在焉的,并不关心有新人空降。

反正同事之间,谁和谁都不会有太深的友谊,人源来来去去,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可这新人似乎有些来头,排场还挺大,主管竟然叫她们站成两排迎接。

白晚站在最后,有些不耐烦,她想快点回到岗位上去工作。

等了半天,那位新来的空降终于姗姗来迟,踩着高跟鞋,颇有气势地走进总助办。

“大家欢迎我们总助办新来的杜主管!”

主管话音一落,大家便配合地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一个穿着白色职业套装,踩着十厘米红色高跟鞋的女人,摇曳着火辣的身段,面带微笑地走进来。

白晚在看到她脸的那一刻,嘴角官方的笑容凝固了。

几乎是瞬间,两人的目光对视上,对方愣了愣,意外地挑眉,随即做着精致指甲的手指朝着白晚一指,“你,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众人纷纷朝着白晚好奇地看去,白晚沉默地跟在那人身后,走进了办公室。

杜明霞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,不知道在想什么,半晌没有动静。

白晚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敌不动她不动,但沉默的空气渐渐让她有些失去耐心。

就在她准备主动开口的时候,杜明霞终于回过身,慢吞吞地走到饮水机前,倒了两杯白水,走到白晚面前,递给她一杯,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,语气亲切随和,“真没想到你还会回来,更没想到你会到江书墨身边工作。”

“世界上让人意外的事很多,我当年也没想到,我最好的朋友会跟我的男朋友在一起。”白晚淡淡地说。

有些事,她早就不会想起,但并不代表她已经忘了。

当年她还和江安在一起的时候,亲眼撞破了江安和杜明霞在床上纠缠的画面,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,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。

虽然对江安没有很深的感情,只是因为他追了自己很久,对她特别好,她一时感动才答应了和他在一起。

但毕竟是自己的初恋,那种个被背叛被伤害的滋味,还是挺难受的。

杜明霞愣了愣,随即弯起嘴角,轻声说,“都过去这么久的事了,你怎么还耿耿于怀啊。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,如果我没有和江安在一起,你后来怎么会认识江书墨?”

白晚好笑地看了她一眼,嘲讽地道,“感谢你?感谢你什么?感谢你抢了我男朋友,不知廉耻?”

“你又何必装清高,你跟我不过是半斤八两。”杜明霞哼了哼,不屑地说,“全世界都知道江书墨和唐慧珊已经订婚,你敢说你来江氏工作,不是因为江书墨?你插足人家未婚夫妻,更不要脸。”

白晚攥紧拳头,像是吞了一团苍蝇,堵得厉害,竟说不出一句话。

她能理直气壮地说,她和江书墨清清白白吗?

他前天晚上才在她家过了夜。

杜明霞说的没错,现在的自己,和当时的杜明霞有什么区别?

白晚心里难受得要命,她也不想,天知道她有多讨厌第三者,可她没有办法,她无法拒绝江书墨,无法违背他,在父亲的性命面前,道德和尊严一文不值。

“既然你也在江氏工作,那我要提前警告你。过段时间,江安也会进江氏工作。你最好离他远一点,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,要是我发现你敢打他的主意,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。”

白晚冷冷地看着杜明霞一脸威胁的严肃模样,目不斜视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
刚走出去,就被丁欢拉到了一旁。

“新主管找你干什么?你们之前认识吗?”

“不认识。”白晚疲惫地说,“就是问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而已。”

“看来她是有备而来啊?”丁欢压低了声音,严肃地拧着眉,“白晚姐我告诉你,那个杜明霞,是董事长的大儿媳,她自己家也是名门,偏偏跑来江氏工作,肯定是有预谋的。江家大公子跟我们总裁都是继承人候选人,大公子将自己的妻子安插在公司里,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!你千万要多留个心眼,别被那个杜主管套了话去!”

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白晚看着丁欢严肃的小脸,忍俊不禁,“你知道的还挺多啊。”

丁欢笑了笑,没说什么,亲热地挽着白晚的手臂,“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烤肉店,改天我们一起去吃吧……”

下班的时候,竟然又接到岳宇的电话,约她晚上一起吃饭。

白晚很是无奈,难道自己中午的时候和他讲得还不够清楚吗?

“抱歉岳先生,我晚上有事,每天都有事——”

“白小姐,我已经到你公司楼下了。”

白晚愣了愣,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哪里工作?

半信半疑地走出去,竟然真的看见一辆白色轿车停在路边,岳宇站在车边,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,一看见她,就赶紧说完了电话,挂断,朝着她走来。

“白小姐,我——”

“岳先生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?”白晚打断了他,直截了当地问。

岳宇摸了摸鼻子,“中午想送送你,你走得急,我只能默默跟在你身后,白小姐,我不是故意跟踪你。”

白晚心里涌起一阵不悦,但也没说什么,脸色淡淡,“岳先生,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这样会给我打来困扰的,希望你以后别再找我了。”

她说完,刚准备转身离开,一辆香槟色的卡宴就停在了她旁边,车门打开,一条修长笔直的男人的腿迈了下来。

顺着他挺括的西装裤,昂贵的西装,弧度柔和的下颌线……

白晚一点点望上去,心跳仿佛骤停了一般,只觉得后背不知不觉溢出一层冷汗。

“晚晚。”熟悉的男声,多年不见,已经变成了成熟的声线。

白晚终于对视上那双看似温和实则蕴含了很多看不清内容的眼眸……

江安缓缓走到她面前,微低着头,深深地望着她。

白晚不由自主攥紧了手指,手心全是紧张的汗水。

“晚晚,你终于回来了
白晚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江安。

跟相亲对象在路边纠缠不清,全被他看在眼里,有一瞬间,白晚是觉得丢脸的。

不过很快她就无所谓了,江安和她有什么关系?

她有什么好丢脸的?

没有和江慕城在一起之前,她是曾想过要报复江安,要争一口气。

如果是在那时候,被江安看见这种狼狈的场面,她一定会很后悔。但真正放下一个人,毫不在乎他的时候,再狼狈再丢脸也觉得和他无关。

“阿安!”清脆的女声从公司门口传来,杜明霞踩着高跟鞋,小跑着过来,亲昵地挽住江安的手
咪乐|直播|安卓下载 目前,云度新能源已经推出一款纯电小型SUV云度1,而在2018年3月云度新能源将再推出一款纯电动小型SUV云度3,新车此前已在2017年上海车展正式发布,据悉新车将搭载由电动机+40千瓦时的三元锂电池组成的动力系统,电动机最大功率90千瓦,峰值扭矩270牛米,等速工况下续航里程可超300公里。

© Copyright © 2019-2020 ycdtyr.com 版权所有  Sitemap

百度